7月26日,育強幼兒園,一個6歲的小女孩在上乒乓球課,這所民辦園未獲得任何財政支持。

  星島環球網消息:a片專家發現,「入園難」體現的其實是一種社會不公。它是由財政投入不公所造成的。目前,在財政投入方面,政府過多地重視公辦園中的示範園,而在示範園中入托的多是些官員子弟。

  《新京報》報道,財政投入也不扶持民辦園,更未將那些位於城鄉結合部的av農民工子弟的學前教育,納入規劃。

  幼教專家張燕表示,政府在加大投入的同時,必須使公辦園具有補償低收入群體的功能。只有保證了學前教育的公益性,「入園難」才會得以解決。

  北京年輕父母的共同心願av女優,就是想讓孩子能進入公辦園中的示範園。人們都說,「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」。進入一所好的幼兒園,就好像踏上了一條比別人更靠近終點的起跑線。

  盧哲鋒也不例外。

  他在新能源領域工作,兒子已3歲。

  直到盧哲鋒為兒子報名上幼兒園時,才明白媒體上那些專業名詞大補帖:公辦園「稀缺化」、優質資源「特權化」、收費「貴族化」,對他意味著什麼。

  「意味著累、焦躁和煩惱。」盧哲鋒說。

  著名幼教專家、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張燕認為,XYZ這些社會不公,和財政投入的不公平有關。目前的現狀是,只重視示範園,不扶持民辦園,忽略城鄉接合部的黑幼兒園。

  示範園裡的「條子生」

  知情者透露,北京首批示範園之一的「北京一幼」,每年100餘個名額幾乎都被官員子女佔用

  在孩子入園問題上,盧哲鋒承認自己有些鬆散。他家住方莊,周圍鄰居都提前兩年為孩子報名,而他一直沒上心。

  孩子一歲多時,盧哲鋒跟風去方莊一幼、二幼報名,lv才發現這些公辦園早就報滿。盧哲鋒開始發愁。

  艾米和盧哲鋒不同,她更積極。她孩子於2008年出生,2009年,艾米就已在兩家公辦園為孩子登記。她說,當時只要在傳達室師傅那兒就能登記。

  後來,一家園說不再對外招生;另一家園稱,不再接收3歲內的孩子。

  艾米又去總政幼兒園。她說,按早年形勢,內部收完後,還能有空餘名額,所以沒「關係」而早報名的孩子,便會有點希望。但是今年的情況是,「必須要有關係才能上」。

  受困擾的不僅是家長,范佩芬也被「入園難」煩惱著。她是崇文區第三幼兒園的園長。

  「現在孩子入園,首選的就是公辦園。」她說,她曾設立過一個家長咨詢日,一下就排了400多名家長。

  為了進公辦園,家長們什麼都願遷就。他們會對范佩芬說,「沒地兒,我有一個角落都行。沒椅子,我拿小板凳來,甚至可以不睡覺,不吃飯,只要你讓我孩子受教育。」

  劉金玉也是每到招生時,就感到壓力重重。她是北京市第一幼兒園副園長。

  北京一幼坐落於京城黃金地帶———東四北大街的汪芝麻胡同內,5584平方米的場地,猶如一座王府。

  該園由周恩來總理批示,創建於1949年,曾專門接收外國商社、使館的子女。2001年,成為北京首批示範園之一。

  如今,園內有孩子400多名。據知情者稱,進入「一幼」的許多都是「條子生」,多是政府官員的孩子。每年,教委把條子一打包,直接交到幼兒園。4個班,100多個名額,就被佔得差不多。

 

sfdhfgkjlf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